26件上博馆藏玉器精品,让您大饱眼福(多图)

6594

神像飞鸟纹玉琮 良渚文化

高5cm,宽6.6 cm

良渚文化是以浙江余杭良渚为中心辐射至江浙一带的一种新石器时代考古文化。良渚文化玉器以原始工具琢玉成型,代表了我国原始文化南方玉器的最高水平。

玉琮是一个外方内圆的综合体,体现古人“天圆地方”的宇宙观。

本件玉琮玉质纯净,呈青绿色,分为两节,以四角为中线,用浅浮雕刻一组神人兽面纹,表达神人骑在神兽身上升天入地的情景,为良渚文化最具特点的纹饰。玉琮两侧各饰飞鸟,作为沟通人神的使者。另有细密云纹和横直线的几何形图案作为装饰,纤细流畅,为良渚文化中最为精美的典型代表。

神面纹玉琮 良渚文化

高39.3cm,上宽8.1cm,下宽7.1cm,口径5cm

良渚文化玉琮多由手镯演变而来,一般自短小向高大演变,形制多为上大下小。此件玉琮高近40厘米,分为十五节,在国内外同类型玉琮中,其高度也是名列前茅的。琮上以四角为中心对称,饰有极尽简化的神面纹,用几何形的突棱来表现神人的神秘面孔,为良渚文化晚期玉琮最为典型的图案。另,玉琮上端射口部位有个飞翔的鸟纹,作为人神沟通的使者,在良渚玉琮里非常少见,因此十分珍贵。

玉梳背 良渚文化

上海青浦福泉山出土

良渚文化组合型玉饰极为丰富,造型也新颖别致,玉梳背就为其中之一。其原名为 “冠状玉器”。

本件玉器为十分典型的良渚文化梳背,形状为倒梯形,玉器上部穿孔一个,下部在左右两角分别钻有榫头。玉料呈黄色,由于沁蚀呈鸡骨白,器物表面光素无纹。

冠状玉器出土时往往被发现是在死者头侧附近,作为发梳上的梳背使用,起到装饰作用,彰显的是主人高贵的身份,是权力以及地位的象征。

鸟纹玉璧 良渚文化

厚1.3,外径23,内径4.5 cm

良渚文化的玉璧通常直径较大,其多数素面无纹,一般用于祭天。

此件鸟纹玉璧与美国弗利尔博物馆所藏的玉璧颇为相像。玉璧上方刻画小鸟一只,其作为神使通常为先民崇拜的图腾神。“鸟立高台”的纹样大约与“通天”等意象有所关联,带有此种纹样的同类玉器在至今所见的国内外存世玉器中不过数件,因此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玉神人 石家河文化

高10.3cm

圆雕,青玉质,晶莹剔透且保存完整,制造工艺非常高超。玉神人面部造型奇特,斜橄榄形眼,蒜头大鼻,阔嘴紧闭,表情庄严,头戴平顶冠,耳戴一对耳环,双手放在胸前,被认为是古代巫师正在做法、通神的形象。是海内外同类传世玉器中最为精美的一件,曾为上海博物馆的标识性玉件。

鹰攫人首玉佩 石家河文化

高10.2cm,宽4.9cm

透雕二鹰,其中形体稍小者立于大者背上,方向相背,身上均装饰阳文线条,羽冠呈一蛇形。大鹰爪下攫一人头。“人兽母题”在新石器乃至其后相当长的时段内都是先民常采用的艺术题材,铜器中有“虎食人”,而在玉器中则有“神人兽面”、“鹰攫人首”。

根据学者研究,在史前社会有一种杀祭的风俗,在氏族兼并战争之中,往往是战胜方将失败方的俘虏首级砍下,用以祭祀自己的图腾神。鹰可能为当时某一氏族的供奉神,本件玉佩很有可能表现了这个上古的传统习俗。

兽面纹玉戚 商代晚期

长8.3cm,宽5.4cm,厚1cm

戚,即有齿的端刃器,又解释为“两侧有齿的扁平斧”,与钺造型相似,均为礼仪用具,但与实用的武器关系不大。

此件玉器不同于一般素面纹戚,其上装饰有兽面纹,为商代晚期最为流行的纹饰,兽面纹下还装饰有涡纹与四组蕉叶纹,与兽面纹相得益彰,代表了商人的一种审美风尚。戚中有一穿孔,应是用来缚扎执柄的。

玉鸟 商

高6.9cm,宽4.7cm

动物形玉佩在商代玉器中占了较大比重,鸟形玉佩数量更为繁多。

本件玉鸟为双圈眼,大角卷尾,双足勾曲,身体部分则以卷云纹装饰组成翎纹,玉鸟通体以商代典型的双阴线手法勾勒,口部则琢有穿孔以供悬挂佩戴。

动物型玉佩通常会作为组玉佩的一个部分使用,组玉佩是通过不同形制的玉器组合悬挂在人身上,行走时发出珠玉落盘的清音,不仅彰显了主人的身份,同时也有君子比德的美好象征。

玉虎 商

长9.6cm

本件玉虎为片雕,虎口微张,足部蹬地,尾部上翘并蜷曲,纹样采用双钩的方法以两条平行阴线进行刻划装饰,十分写实。商代玉器中的动物纹眼睛,以“臣”字目居多,与甲骨文和金文中的“臣”字相似,故名。此件玉虎目中穿有圆孔可供佩戴。

凤龙纹玉饰 西周中期

长12.6cm,宽4.7cm

凤龙纹玉饰在西周十分流行,一般呈扁平状。

本件玉饰为青玉质,部分因沁蚀产生鸡骨白色。构图呈“下龙上凤”的形式,为西周中晚期的流行纹饰。琢工采用粗细双阴线相配合、斜切面的手法。“羽冠勾喙、翅翼高卷”的凤鸟纹样不仅仅在玉器之上,同期的青铜器上也颇为常见,是一种吉祥的寓意。

龙纹玉玦 春秋早期

径3.1cm,厚0.33cm

玦,“佩如环而有缺”,为最早出现的玉器之一,往往作为耳饰成对使用。

早期玉玦一般素面无纹,商周以后开始出现纹样装饰。春秋战国时期,龙纹玉玦较为流行。本件作品采用阴刻的手法,在玉玦缺口两端对称琢制双龙首,且共用一身,形成“双龙一身”的形象,线条古朴圆润,有着较高的艺术价值。

重环谷纹玉璧 战国

外径21.2cm,内径7.3cm

《周礼》:“以苍璧礼天”。玉璧在古代生活中不仅是有装饰、殓葬和财富象征的作用,同时也是重要的礼器之一。

重环套连形制始见于五千年前的凌家滩文化,至战国两汉时期,此类型器物逐渐增多,然而像本件玉璧如此大的重环是较为罕见的。此件玉璧分为内外二环套连的形式,表面装饰谷纹,谷纹作为春秋战国时期流行的一种纹饰,用以表达祭天时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希望。侧壁处还刻有数字铭文作记号,别具一格。

龙凤纹玉剑璏 战国

长7.2cm,宽2.3cm,高3.1cm

剑璏,即剑鞘中上段部分的装饰物,它与剑顶端的玉剑首、剑柄与剑身处的玉剑格、剑鞘末的玉剑珌组合而成一套完整的玉具剑。用玉装饰的剑叫做玉具剑。古代贵族常以之来彰显自身的身份地位。剑璏不仅有装饰功能,它同时具有一定的实用功能,腰间的革带可以从剑璏的贯孔中穿过,用以固定长剑。

此剑璏比较厚重,青玉质,通过浅浮雕的手法勾勒了盘曲交织的蟠龙与凤鸟的形象,鸟爪攫虺首,琢工奇巧。在目前所见的同类型器物中属极其繁复精美的一件玉器。

玉龙 战国

4.1cm,宽3.2cm

战国时期的龙千姿百态,往往作为组玉佩中的组件出现,可以说是古代玉龙的黄金时代。

本件玉器片雕,玉质通透并有玻璃光质感,龙身呈 “C”形弯曲,尾部末端处回折,躯体部分以“人”字纹装饰,每毫米有五至四根线条,工艺十分精湛,令人惊叹。

四灵玉胜 东汉

长5.5cm,宽2.1cm,高3.2cm

《三辅黄图》卷三有载:“苍龙、白虎、朱雀、玄武,天之四灵,以正四方。”四灵纹为东汉较为流行的纹饰。

此件玉器十分罕见,中央上端以透雕手法雕刻“朱雀”,下方则为龟蛇相交的“玄武”,外侧两边各琢刻苍龙和白虎各一。隔柱上浅刻“长宜子孙,延寿万年”篆书八字。“四灵”象征“东、西、南、北”四方位,有辟邪压胜,拂除不祥之意。两汉的墓葬壁画中也常见“四灵”的身影,代表了古人升仙谶纬的思想。四灵玉胜仅此一见,因此有着较高的研究价值。

白玉龙纹鲜卑头 晋

长9.5cm,宽6.5cm

鲜卑头,即胡语所言的带钩或带扣。《汉书·匈奴传》颜师古注:“犀毗,胡带之钩也,亦曰鲜卑,亦谓师比,总一物也,语有轻重耳。”

本件玉器采用新疆和田羊脂白玉,通体透雕一条蜷曲的蟠龙,龙身上部曾嵌有宝石,现已全部脱失。器背两侧有铭文两行:“庚午,御府造白玉衮带鲜卑头,其年十二月丙辰就,用工七百”,“将臣范许、奉车都尉臣程泾、令奉车都尉关内侯臣张余”。记录了制作时间、制作机构、器物名称、用工人数、监造者姓名等非常有价值的内容。

据文字而考,此白玉带钩为“御府”所造,应当为皇室用具,一般认为系晋代某位皇帝的御用之物。此外,上古玉器一般很少雕刻铭文,明清时才较多出现,在魏晋时期就出现如此多铭文,弥足珍贵。

云龙纹玉环 唐

径9.6cm,内径3.7cm

此玉环正面浅浮雕龙戏珠的图案。龙腾于空中,龙头上叉开双角。张口,上唇呈梳状,下唇有须。龙身上满布网格纹状鳞纹,背鳍排列紧密,前腿与身关节处有翼。龙爪伸展,均为三趾。龙尾蛇形,呈S形弯曲。背面则为四朵如意形云朵,中间以阴线雕成扇状。

唐宋时期的龙与现今所熟知的龙形象非常相近,它们不同于之前的蟠龙、卧龙而是腾云驾雾、张牙舞爪,彰显出横扫六阖的非凡气势。本件器物应是专供唐代帝王使用的,在前蜀皇帝王建墓中也发现过类似玉环,因此颇为珍罕。

云龙纹葵口玉盘 唐

本件白玉盘盘口呈十二葵瓣状,内壁经打磨后温润晶莹,外壁浮雕双龙戏珠图案,属于典型的唐代龙纹样式,在出土和传世器中类似的器物十分罕见。本件玉盘不仅可作陈设器,同时又可作实用器。

唐代玉质器皿常见者包括碗、杯、盅、盒等。此件云龙纹葵口玉盘与西安何家村窖藏中出土的白玉八瓣花形杯以及水晶八瓣花形杯多少有异曲同工之处,从形制而言,玉盘可能受金银器或瓷器的影响而进行了某些借鉴。

乐伎玉带板 唐

唐制以金玉带銙与官服相结合来表官阶高低,三品以上才许用玉带,以13銙带銙为最高等级。“銙”即革带上的装饰带板,另有镶在带端的圆角矩形玉饰称“铊尾”,配合带扣后即为完整带具一组。

此套乐伎玉带板由十二块带板组成,其中铊尾一件,方形銙十一块,另有铜质的带扣一件。带板正面以压地隐起的方式雕出舞蹈、吹奏等伎乐人物。唐代时期胡人乐师颇多,“龟兹乐”、“西凉乐”风靡一时,本件带板中的人物正照此刻画,深目高鼻、窄袖高靴,神态动作自然,生动传神。面部细节与衣褶线条则流转利落,反映了当时中外文化交流的影响。

春水玉饰 金

长8.8cm,宽3.6cm

辽金时期有“四时捺钵”的制度,“四时”即“春夏秋冬”四季,“捺钵”则为契丹语的“行营”。而金人则多以春水、秋山两时捺钵作为玉雕题材。

“春水玉”表现的是“春捺钵”的场景,常以“海东青” 穿行于荷花莲叶中捕天鹅或大雁为主。

本件春水玉饰巧用“俏色”的手法通过玉质本身的不同色彩来雕刻黑色凶猛的海东青捕食白天鹅的场景,二者形成强烈对比,具有悲剧色彩的审美意味。

秋山玉饰 金

长3.9cm,宽2.3cm,高4.2cm

“秋山玉”表现的是“秋捺钵”的情景,以虎鹿熊林的狩猎场面为主。

本件玉器采用多层次镂空技法雕琢而成,选材则利用了玉本身黄色的表皮,采用“俏色”的方法,来表现秋叶深黄,秋色正浓的林中景色。叶片以阴线刻出茎脉,树林周围有二鹿,一昂首回头张望,另一则俯颈饮水,反映出狩猎之前的静谧场景。

莲鹭纹玉炉顶 元

高4.6厘米;底径3.8 - 4.6厘米

上海青浦出土

炉顶,即古代香炉盖上的钮,一般采用透雕形式,底部则凿孔以供香气散发。

本件玉炉顶出土于上海市青浦区,为馒头形,椭圆片状底座,座下有四对穿孔。采用多层次镂空技法雕琢而成,以莲叶作顶饰,莲叶宽阔、厚实,中心内凹,莲叶的两侧雕刻莲蓬,蓬头做菱格纹;下部雕鹭鸶两只穿行于芦叶水草中,一只仰头伸颈,回首张望,另一只低头饮水。莲鹭纹不仅具有装饰意义,同时寓意着“一路连科”的期望,为古代读书人的文房装饰所好。

莲式玉水盂 清

长15.3cm,宽9.6cm,高7.9cm,口径4.3cm

仿生玉器在清代玉作题材中风靡一时。菊、荷、莲、梅等造型的文玩与陈设玉器多出新出奇、巧夺天工。

水盂又为文房用具。本件作品玉料莹润丰腴,雕工则精致细巧,莲花与水盂通过缠绵的枝叶浑然融合在一起,旁有鹭鸶口中衔鱼伫立一边,意趣盎然,充满浓厚的自然气息。莲鹭纹蕴含预祝文人一路连科高中的寓意。

痕都斯坦嵌宝八角玉盒 清乾隆

高3.1,口径、底径12.4 cm

痕都斯坦位于今北印度、巴基斯坦一带,此地“人习技巧,善工玉器,而大薄如蝉翼,又如发,镂金银为丝,织绸缎金漆雕镂皆精奇。”痕都斯坦玉以伊斯兰风格为主,多实用器,题材较为生活化。

本件八角盒以白玉为材,外壁部分先以黄金掐丝勾勒花卉枝叶等轮廓,再镶以红绿宝石,熠熠生辉。盒子的底部刻有“大清乾隆年制”的款,说明是乾隆皇帝的御用品,另有“子子孙孙永保用之”的字样,表达了其对此盒的喜爱之情。本件八角盒虽非痕都斯坦原产,却是“西番作”—清仿痕都斯坦玉器的典型作品。

山水人物玉山子 清

高19cm,底长29.2cm,宽6.5 cm

由于清代琢玉工艺精进,玉器的碾琢工具与方法也不断得以提升,“玉山子”即为这一技艺飞速发展的产物。“玉山子”造型如山,宛如立体的绘画作品,以一种崭新的方式将山水人物及历史故事表现出来。

本件作品不论从玉质、雕工而言都为佳品。山子表现的是“会昌九老”的故事,即唐代会昌年间,九位退休老人白居易、胡杲、吉皎、郑据、刘真、卢真、张浑、李元爽、释如满等九位老人相聚洛阳香山游玩的场景。人物、山石、庭院刻画简洁有力,山体绵延起伏,生动质朴。

玉渔翁 清

本件渔翁为圆雕,渔翁一手抓鱼,身前立一鱼筐,身上又背有鱼篓一只。以“俏色”的手法,保留了玉皮部分而并未进行过多打磨,使得渔翁身上的蓑衣以及头戴的斗笠呈现一种历经风雨的沧桑感,非常写实。渔翁面部及衣衫则经过用心勾勒刻划,神态憨然可掬,生动形象。

本件作品受到十八世纪后西方绘画的影响,人物犹如一幅立体肖像画,为清代独有的特